第51章

    芫伯介绍得很仔细,可临了临了跟逍遥商量上架数量时,却发现最多只有五十单。

    开始她可是只准备了十单左右。

    直播间里此时共有粉丝一万多人,五十单的数量一说出来,直播间里满屏都是。

    【开玩笑呢?】

    【老板别说笑了,我们舍得花钱。】

    有经常在其他直播间买货的人觉得芫伯是试水,于是跳出来带头喊加单。

    刘迅连忙让刘学也发了几条加单的评论。

    可芫伯面对这些评论只是很无奈地表示树上没果子,五十单后没货再上架。

    【冠天海:五十单还不够塞牙缝的,老板你网店好几天没营业,我还打算多买点囤着呢?】

    此人明显买过本地网店的产品,发完这条消息后紧跟着又发了条。

    【冠天海:每个人能买多少单?】

    底下马上就有人跳出来回答。

    【503门窗安装:主播刚才说每个ID限购一单。】

    【冠天海:不行,我得喊我爸妈都来一起抢……】

    【沧海一粟:那我也去叫我闺蜜来抢,手速慢了还真不行。】

    这句话像是个开关,评论区里顿时一片要去找亲友的弹幕。

    而芫伯看到这种情况不仅没有阻止的打算,还十分贴心地给众人几分钟时间。

    这几分钟内,逍遥把五十单的数量先挂上了链接。

    刘学也被粉丝们激起斗志,先不论石榴有多好吃,抢东西是绝对不能输。

    “妈,你也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嘴里喊着刘母,他手上也没消停,连忙打开发小群将直播间链接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时间解释,就先发了句语音。

    “帮我抢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很快,被他动员起来的好友就有六人,大家整齐蹲在直播间里,就等着芫伯开始喊“上架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【那就上架吧。】芫伯望着镜头外抬手。

    刷——

    明明就只是按下购买键,刘学却总觉得耳边有嗖一下的特效响起。

    一眨眼,商品界面变灰。

    “刘学你抢到了吗?”刘迅焦急地从沙发那头挪到了刘学身边,够头去看他的屏幕。

    显然自己是没抢到。

    “抢到了。”刘学回,边付款边抬头问刘母:“妈你抢到了吗?”

    望着自己手机上显示的付款界面,刘母摇着头,一边麻溜地点退出去。

    她说:“没有,我没抢到。”

    刚才只是下意识按了购买,刘母当然不会真如儿子希望的那样跟他们一起上当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她退出的一瞬,界面上商品图片又恢复成了彩色。

    但只是一秒不到,立马就又恢复成了灰色。

    随后有人往屏幕上发了无数个淡蓝色的小心心已表示自己的狂喜。

    【寒舍欢迎您:竟然有人退单被我抢到了,感谢老天爷啊!!!!】

    “谁那么傻?早知道我该注意着点。”刘迅悔恨不已。

    刘母握紧手机,默默不语。

    刘学没功夫参与感慨,付款成功后就打开微信联系了发小群。

    不愧是从小玩游戏长大的伙伴,六人里竟然有三人都抢到,此时纷纷在群里展示着自己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嘚瑟完了,才想起来问刘学是什么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们都被直播间里那些疯狂粉丝吓了跳,还以为是谁家偶像直播带货呢。

    刘学没时间解释,只跟众人随便解释两句就又转回直播间去了。

    芫伯准备了七个能经受长途跋涉的农产品,每种产品多则八十单,少则二十单。

    整个直播只持续了不到二十分钟就结束。

    刘学在直播结束后清点了他们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刘学义抢到了其中四种蔬果,最后眼疾手快还抢到了一袋5kg的大米。

    那袋大米的价格让刘母没少骂他,算下来那米合着每公斤二十块。

    就这闲钱,还不如去买点有机大米还来得划算。

    而刘学也没敢告诉刘母,其实朋友还帮忙抢到了十五公斤,他光是买米就花了三百块。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龙安市九三六交警大队财务办公室。

    当时光顾着抢东西,刘学没有更改习惯收货地址,快递径直送到了单位办公室。

    门卫老伯来通知刘学去拿包裹时,他还以为是买的什么日用品。

    到了门卫室看到门口堆着的几个塑料泡沫箱才想起是抢的农产品。

    跑了好几趟将东西全搬到办公室,立即引起了同事们的围观。

    “刘学,你是打算请全大队吃零食?”

    网购经验十足的女同事一看那包装就知道是吃的东西,当即兴冲冲地来等着开箱。

    第一个箱子划开立刻就让大家齐齐失望的“切”了声。

    装面粉的那种白色布袋子里有半袋子大米,众人一看就失了兴趣,连声催促他快开下一个。

    刘学没来得及细看,连忙划开了下一个箱子。

    好在这回没让大家失望,箱子打开,两个巨型石榴出现。

    “这石榴好大呀。”有人感叹,与刘学相熟的同事蹲下抢先抱了个出来:“比我头都大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拿去分着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反正朋友那里也帮他抢到了三份,刘学非常大方的让大家把两个全分了。

    而他就此停下了动作,趁众人不注意将箱子塞进了自己办公桌下。

    剩下两样东西只抢到了一份,他得给家里的父亲留着。

    “刘警官万岁。”大家齐声高呼万岁,三两成群地聚在一起分起了石榴。

    石榴的味道自不必提,吃完同事们都觉得意犹未尽,纷纷拉着他求链接。

    下班后好不容易将几个箱子搬回家,发现家里同样也坐着好几个邻居。

    看到刘学,大家露出了他认为这么多年应该是头回看到的和蔼笑容。

    大家的热情让人很不适,他干笑着一一打招呼。在众人目光中逃也似地窜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妈怎么回事?”刘学压低声音,生怕外面的叔叔阿姨又追进来。

    刘母转头,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难懂。

    后来刘学才知道,刘母那时的神情完全是十二万分后悔。

    此事起因是因为今早刘学发小将抢到的东西送来说起。

    东西刚到几人就商量着一起送来了事,刘母接到电话专门到楼下来迎接。

    而其中有两个发小在直播间里抢到了只活鸡,他们送来时鸡还活蹦乱跳地在网子里挣扎。

    这不恰好就被同小区的老邻居看了正着。

    其中刘母的好姐妹陆姨也在其中,她一看那鸡就知道是农村散养的跑山鸡。

    想起家里还有个坐月子的儿媳妇。就跟刘母商量着买一只去炖汤给儿媳妇补补。

    那时刘母还不知道他们拍下来的鸡是两百一只,乐呵呵地用一百五卖了只给姐妹。

    刘学觉得,当时他妈妈的心里肯定还倍得意。

    而他发小当时也不好直接出言阻拦,直到上楼才把价格跟她说了说。

    从这里开始,刘母的后悔就没停止过。

    下午刘家陆陆续续有邻居上门,为的就是打听他们家这鸡是在哪买的。

    有些人还掏出150块打算让刘母帮忙带只回来。

    刘母哪能再干这亏本买卖,当即就推脱说是儿子在网上买的,她不清楚情况。

    “鸡怎么了?”刘学追问。

    “听你陆姨说,鸡汤的香味飘得好几层楼都能闻到。”

    刘母可丝毫没有夸张,她家在二楼都闻到了四楼的香味,更何况是楼上离得更近的邻居。

    当然,刘学此时心里还觉得刘母夸大其词了。

    洗碗槽里就放着只还没来得及砍成块的鸡,除了脚大的有些夸张,其他地方和一般土杂鸡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哪知刘母却努了努嘴,表示更加的后悔。

    “这鸡力气特别大,你看那。”

    刘母手指着水槽上方的橱柜吊柜,上面深深的两条抓痕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刘学用手指去摸,指腹立刻感受到了条缝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橱柜的材质如此光滑还耐高温,竟然能被鸡爪子划出这么深的痕迹,足可见有多凶悍。

    “你闻这个。”

    小半盆已经焯好水的鸡血被刘母举起,刘学立刻就闻到了淡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盆中没有半分鸡血中常有的血腥味,取而代之是一股青草香。

    “你陆姨说这鸡是吃草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这种说说完全没有科学根据,香味却让刘母十二万分的相信。

    刘学对此保留意见,只是让刘母继续做饭后,自己钻出去跟邻居们说起了购买方法。

    但老人们哪懂什么直播,说了小半个小时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请他帮着代买。

    他们这个小区是中医院的集资房。

    里面住得都是些退休的老医生们,整个小区里六十五岁的老人占了大半。

    刘学只得承诺到时尽量帮抢,这才把颤颤巍巍的几人送出门。

    开门时正好遇到下班回家的刘迅,听儿子这么一说,他只是若有所思地表示知道。

    “叔叔阿姨们走了?”刘母从厨房里探了头出来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刘学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快把家里的窗子都关上。”

    父子俩觉得大题小做,可还是只得无奈照做。

  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