胸前宛如压了一摞软枕。

    纵使从未和女子这般亲近过,晏书珩也明白为何会有如此感觉。

    他很快将那瞬间的僵硬掩住。

    阿姒也很快意识到了,她方才并非有意贴那么近,只是看不清,往前迈出一步时,他刚好也朝她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那么重重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一撞,实在是狼狈。

    阿姒顾不上被撞得酸痛的心口,她稍稍后退,委屈地痛吟:“你怎么又这样,上次你撞得我腰都酸了,这回撞得我都快扁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并未察觉到这话有多旖旎。

    青年语气里笑意微敛。

    “夫人脑子里尽是这些东西?”

    阿姒没回话,她趁机伸手在他头顶比划了下两人身形差距。

    她的手恰好卡在他下颌。

    晏书珩喉结动了动,正欲后退,却被她握住双臂:“别动,没验完呢。”

    晏书珩身子放松。

    阿姒竭力回想她和江回的身形差距,奈何她此前未曾过多留意,只记得自己大概是到他下颌左右。

    和现在也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她又捏了捏他肩头和胳膊。

    精瘦,但结实有力,与上次她在他更衣时所见,应当差不多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江回肩宽窄腰,矫健得像一只年轻的猎豹,便忍着羞赧,双手绕至他身后圈着量了量。

    比从前清瘦些,但差不离。

    正思忖时,青年带着淡愁道:“此前受伤损了元气,至今仍未缓过来,夫人不会嫌弃我文弱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疼你还来不及,如何会嫌弃。”阿姒顿时浑身轻松,世上哪能有两人声音相似,身形亦相近?至于他胸前是否有痣,也无需查证了。

    正要收回手,却被他轻轻握住。

    阿姒欲收回手:“你干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要量,自得好好量、一寸一寸量,以免夫人哪日疑窦再生,有损你我情意。”晏书珩双手不紧不慢顺着阿姒小臂往后,握住她双手。

    他带着她,用指节一拃一拃地量,量到最后一寸,阿姒被迫圈抱着他腰身,不留缝隙地拥着他。

    她耳后蹭地热了起来,这点热意如燎原之火,从耳际烧到两颊。

    她的人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也不知他是有意或无意,两人就那样相拥着,以爱侣的姿态,却各有各的心思。

    从前一句夫君都能逗得他耳根子发红,如今反倒风水轮流转。

    阿姒不甘被他压制。

    她故意在他腰后凹下处按了按。

    抓着她两手的那双大手骤然用力收紧,手的主人呼吸也紧了紧。

    阿姒迅速松开手,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,怯生生地抬头:“我方才,是不是让你不高兴了啊?还是又按到了你伤处,因为我……我听到你倒吸了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晏书珩无言以对,含笑欣赏眼前这只披着兔皮的狐狸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想起她看不到,又出声道:“无碍,只是明日要出行,有些事仍待安排,夫人好生歇息,我明日一早便回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阿姒点头:“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晏书珩摸了摸她脑袋。

    出门后,他在院中停下脚步,回身朝屋内望去,阿姒仍立在远处正侧耳细听,确认他人已走远,她大大呼出一口气,又伸手揉了揉发红的两颊。

    不错,她也知道害羞。

    晏书珩正要回头,却见阿姒抿唇狡黠轻笑,一副小人得逞模样。

    他没了奈何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回到清竹园时,灯烛通明。

    破雾将李娘子所说告知,请示道:“长公子,此前我们也往竹山派了人,但未搜到端倪,那刺客行事如此隐蔽,却偏偏被一个熟人看到了,是否是刻意为之?眼下是否要增派人手?”

    晏书珩思忖一二:“从这边的别苑中随意找数十伙夫装作精锐派往竹山,其余人则藏在后方运杂物的马车内,以防他们声东击西。”

    这夜,清竹园久未熄灯。

    晏书珩忙到很晚才歇下,月夜景阒,昏暗室内,青年躺在竹榻上假寐,忽而抬手轻轻放在胸口。

    薄薄的寝衣将胸前温意传到指腹,寝衣下的伤疤触感清晰。

    顿时利剑刺入的钝痛无比真切。

    晏书珩长睫倏然掀起,像月下出鞘的软剑,闪过一线寒光,但一阵微风过后,那眼中又是一片温润安静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该感谢自己这副嗓音。

    .

    翌日清晨,阿姒早早醒了。

    昨夜,她辗转反侧,并非因为要启程,而是因为白日里的拥抱。

    也不是头回那般亲近。

    但今日不过隔着几层衣裳抱了抱,却有些怪,怪得她睡不着。

    用过朝食后,晏书珩如约而至。他给她带来了一根细长竹竿,打磨得极为光滑,很是趁手。

    阿姒用竹竿探了探路:“挺好用的,只是总觉得有些怪。”

    晏书珩笑问:“如何怪?”

    阿姒在躺椅中坐下,双手撑在竹竿上,下巴搭在手上,沧桑轻叹:“总觉得,忽然老了几十岁。”

    晏书珩被她逗笑了。

    阿姒听到他笑了,眼波流转,又道:“不过我倒是想出个谋生之道,将来走投无路了倒可试试。”

    晏书珩饶有兴致:“什么法子?说来我也听听,你我合力。”

    阿姒嘴角轻勾,笑容语气显而易见地明媚起来:“若夫君一道,那就更好办了,你声音好听,当个说书人,我呢,眼盲体弱,实在无能为力,就在脚边摆个碗负责收钱。”

    晏书珩指''''尖在她额际轻点:“我出力你收钱,算盘打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阿姒揉揉额角,藏起狡黠:“得了钱还不都是咱们俩的,何必分得那么清楚?凭白生分了。”

    晏书珩抬手又在阿姒额上再点一下,刚触到她额角,一低眸对上她未缚缎带下清澈温柔的一双眼。

    他纵容地收手。

    “行,赚到的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简单收拾打点一番后,二人连同竹鸢一道乘马车前往码头。

    此处地偏,竹溪和竹山两座城间只有一处码头,离竹溪城近二十里。

    道窄不宜行路,马车又慢又颠,正好经过一处茶棚,晏书珩拉过阿姒:“此地有个卖茶水的棚子,要下来透透气么。”

    阿姒被颠得难受,便随他下车。

    他们在简陋木桌前坐下,数名护卫无声无息地拱卫左右,卖茶水的是个瘸腿的大汉,讨好地要上前倒茶,在离晏书珩二人一丈处被默默跟着的护卫无声拦住。

    汉子愣愣问:“干、干啥子?”

    破雾不便出声,塞给他一两银子,又摆手让他的不必送茶。

    汉子这才走到一边,护卫们在桌上摆上自带的茶具,晏书珩给阿姒斟了一杯:“你一路未曾进水,润润嗓子吧。”

    阿姒接过茶杯,但她不知道这是晏书珩惯用的茶具,因觉得那名卖茶水的汉子说话支支吾吾,很是奇怪。出于警惕,茶杯刚到嘴边,她又放了下来:“我不渴,江回,今日外头有些凉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突然改变的称呼让晏书珩眉心微蹙,但仍温言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携出了茶棚,但并未上马车,晏书珩问她:“阿姒为何不喝茶水,又突然唤我名字,往日你都叫夫君。”

    阿姒拉着他走回马车上,悄声道:“夫君,这个卖茶水的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晏书珩慢声问:“如何奇怪?”

    她娓娓道来:“那人说话支支吾吾的,看着不是很坦荡,你之前说过道上有很多黑店,我担心是歹人,这才谨慎了些。”

    晏书珩笑笑:“原是如此。不过不必担心,那人只是结巴。”

    也可能是被他众多护卫吓着了。

    阿姒这才放下心。

    .

    马车消失在蜿蜒道上,那跛脚汉子目送着蜿蜒离去的车辙,一瘸一拐地往后方的林中走去。

    在丛林深处,一墨衣郎君长身而立,长剑在日光下泛着冷光。

    听闻一瘸一拐的脚步声,年轻郎君转过身,露出张清俊但矜漠的面庞。

    “探得如何?”

    他声线清越好听。

    但大抵是目光淡漠,言语也和手中冷剑一样透着疏离。

    汉子收起呆愣。

    沉声道:“人虽少,但都是精锐,根本近不了身。”

    墨衣郎君淡淡点头。

    俄尔声音里夹了些不确定,无端显出微不可查的温润。

    “她呢。”

    汉子知道他问的是谁,他听清了那一句“江回”,此刻又听到小主子的声音,早已明白究竟是如何一回事。

    但他思量后却说:“那女郎似乎很得晏书珩宠爱,已改口唤他夫君。”

    年轻郎君缓缓抬眼。

    他一字未说,只静静地看着汉子,剑眉如刃,星眸幽冷。

    汉子被他看得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正是忐忑时,眼前寒光一闪。

    他愕然看着面前寒剑,不敢置信道:“小主子,这是为何?!”

    墨衣郎君声线毫无起伏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知道。”

    汉子索性摊牌:“属下的确说了谎,那女郎以为身边人是小主子您,但您难道忘了主公嘱咐?大丈夫何患无妻,只有铁石心肠才能成事!

    “您已经失败了一次,若真狠心,当初就该拿那女郎作饵,莫非您要在做大丈夫和丈夫之间选择后者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颈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